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陵散 的历史博客

历史的迷雾总有驱散之日

 
 
 

日志

 
 

从双十到内战 ——1945到1946年的罗生门   

2016-08-31 13:50:31|  分类: 写过的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发于《国家人文历史》

/唐元鹏

 

坐在张治中前面的毛泽东,神情有些紧张,或许是因为他所乘坐的C47过于颠簸,噪音大,让他产生了不适,又或许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乘坐飞机,内心焦虑,总之毛泽东的样子看上去并不好受,同机的美国记者拍下了这珍贵的影像。

这天是1945828日,是毛泽东亲自前往重庆,参与国共和谈的日子。就在两个月又17天前,毛泽东在延安发表了著名的《愚公移山》讲话,他说:“我们坚决相信,中国人民将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大会的路线的领导之下,得到完全的胜利,而国民党的反革命路线必然要失败。”说这番话的场合是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的闭幕式。

远在重庆,乃至华盛顿,能够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另一方,还不知道这篇讲话,还不知道当抗战刚刚结束之时,毛泽东和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以及军队,已经把国民党重新作为了主要敌人,国方的“反革命路线”必然失败。

在重庆的各界人士更加不知道其中内情,他们还对毛泽东的到来抱着极大的期待,希望他可以与当时的国家领袖蒋介石达成协议,让刚刚抗战胜利的中国脱离战争的阴云。

同样希望和平的还有美国,美国总统特使赫尔利正是国共和谈的重要中间人,美国希望和平能够在中国出现,希望那个看起来更像农村改革者,而不是从属于莫斯科的中国共产党能够参加到战后的中国政府中来,它的军队也能纳入国家体系。

惟一对此抱有怀疑的是蒋介石,和中国共产党打了多年交道的他,虽然表面上恳请毛泽东来渝,但在日记中,他写下了心里话:“必使中国非依照其(中共)主张,受其完全控制成为纯一共党之中国,终不甘心。”

所以从今天看来,重庆谈判,以及之后签署的“双十协定”都被看作国共双方敷衍美国人,安抚舆论,实际上为准备战争作秀而已。就在谈判期间,双方已经在山西上党大打出手。

中国共产党一直宣称,国民党方面是“假和平真内战”的元凶,翌年也就是19466月爆发的全面内战,是国民党挑起的反人民内战。

而在国民党方面,对此自然有另外一套说辞,认为中共阳奉阴违,违反“双十协定”以及“停战协定”,攻击国军,破坏交通线,在苏俄的支持下发动内战。

19458月到19466月,这10个月的中国大地波云诡谲,明枪暗箭,你来我往,一幕幕罗生门,又该如何上演?

 

抗战胜利后的抢地盘,桃子该由谁摘

1945811日,重庆军令部向各战区发出了电报,其中一份是给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电报称:“政府对于敌军之缴械、敌俘之收容、伪军之处理及收复地区秩序之恢复、政权之行使等事项,均已统筹决定,分令实施”,要求该集团军“应就原地驻防待命”,不得“擅自行动”。

这份电报在日后,一直被认为是国民党反动派利用抗战胜利,下山摘桃子的证据。其实在一天之前,朱德已经发布命令,要求日军向八路军、新四军缴械投降,否则予以坚决消灭。

“摘桃子”比的是谁腿快,腿快比的是谁离沦陷区近。华南毫无疑问是国府占优势;过了淮河就未必了,基本上都是八路军、新四军敌后根据地的辐射范围。

就在811日,以朱德总司令,发出延安总部命令,向前线八路军、新四军发出了电报,命令各部赶紧向日军下最后通牒,进行受降。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又发电报给华中局,就要求新四军各师,在津浦线、沪杭甬线、乃至徐州、芜湖、信阳、武汉等广大地域出击,“津浦线至少集中十万到十五万人,沪宁线至少七万人。”

不仅如此,还指示新四军军部发表地方政府人选,“军部即日发表江苏、安徽、浙江三个省主席,上海、南京两个市长;”甚至一个五师师部就去发表武汉市长及湖北省主席。

为了达到这些目的,还要求各部不惜做好内战准备,“一面要有准备击退李品仙、何柱国与我争夺城市的计划。江南要有准备击退顾祝同的来犯,不怕爆发内战,而要以胜利的内战来制止内战和消灭内战。”(1

除了华中,还有山东。山东日军主要屯驻在胶济线和津浦路上,按照

最主要还有东北,811日,就下了2号命令,冀东的李运昌部1.3万人紧急出关,随后,冀辽热特别是山东军区有超过10万人陆续出关,接收这个由苏联红军控制的东北三省广大地域。

对此,国府方面当然不干了,便污蔑我党及其军队“企图对我先发制人,以割据地盘扩张势力,进而自建中央政权,与国民政府对抗。”

同时对于我党我军受降的合法性也不承认,“自称‘延安总部’及又称‘总司令朱德’而无番号,乃目无政府与统帅之表示,亦使中外人士看出野心。”

当然表面上,国府一方还是客客气气,在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的电报中,蒋介石说道:“朱总司令电称一节,似于现在受降程序未尽明了。查此受降办法,系由盟军总部所规定,分行各战区,均予办理,中国战区亦然,自未便以朱总司令之一电破坏我对盟军共同之信守。”

虽然十分不情愿,蒋介石还是劝说:“朱总司令如为一爱国爱民之将领,只有严守纪律,恪遵军令,完成我抗战建国之使命。”

这里所说的盟军总部所规定,就是谁有资格摘桃子的关键。首先根据盟军最高统帅部《总命令第一号》关于受降区域的划分,向中国战区投降的日军有陆军的中国派遣军、驻台湾第十方面军、驻越南北部第三十八军,海军的中国方面舰队、高雄警备府五大单位。蒋介石是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事实上,中国派遣军司令岗村宁次也是派员到芷江与国方洽降。

其次要提盟军受降,就不得不说雅尔塔体系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前者划定了苏联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回复1904年日俄战争之前俄国在中国东北的权益,包括中东路和南满铁路经营权,旅顺军港的租借。

而后者是814日,国府与苏联签署的条约规定,日本投降后之三个月内,苏军完全撤出东北,国府依约派员接收。这就是日本投降之际,中国战区包括东北地区关于受降的安排。

具体情况则没那么简单了,中国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在“815”后,要求六天之内把投降命令贯彻到基层部队。816日,一些交通干线已经发生了八路军新四军要求日军小部队解除武装的情况。

冈村宁次的态度是,通告中国方面:“对不法扰乱治安者,不视为蒋委员长统制下的部队,不得已将断然采取自卫行为。”

随后,日军收缩交通线上的小据点,向大城市集中,并且等候国军来接收,在此过程中,八路军、新四军向日军进行围追堵截。如山东省泰安的第11独立警备队,在国方命令下,全副武装向济南集结,被八路军部队包围,但最终仍然突破了八路军的阻击回到济南。

一般而言八路军不会强行向大部队日军发起进攻,通常都只是收拾一些大队以下的单位,如江苏省松相镇警备队,损失三成兵力突围而出,中队长战死。同一时期,江苏省高邮警备大队受共军攻击,激战二日,损失很大,被新四军解除武装。

较大规模的战斗发生在张家口,苏军和晋察冀军区平北军分区的三个团兵力进攻张家口,日军驻守部队是第二混成旅团。这场战斗以苏军为主,以八路军为辅。虽然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下令,日军不许抵抗。但当地驻蒙军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奋力抵抗,守卫张北铁路沿线,掩护从山西内蒙撤下来的4万名日本侨民撤退。

总之,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游击队等武装,在194589日后的大反攻中,宣称共歼灭日军1.37万余人,伪军38.5万余人,缴获枪支24.3万余枝,机枪5000余挺,火炮1300余门,收复县以上城镇100余座。并一度攻入归绥、天津、保定、石门、芜湖等城市,切断了平绥、北宁。同蒲、平汉、津浦、正太。德石、胶济、陇海、广九等铁路。

1945年的夏天,整个中国川流不息,公路、铁路、天空、港口,几乎所有地方都有士兵进出,穿着黄的、绿的、蓝的、灰的各种颜色的军服。在接收完日本人的地盘之后,国共双方终于要兵戎相见。

 

向北发展,向南防御

集中优势兵力,“首先消灭阎伪进入长治部队”,当毛泽东略带担忧地坐着飞机飞往重庆时,中央军委向晋冀鲁豫军区发出了这样的电报。

本来既然国共要进行重庆和谈,双方也都提出在和谈期间,双方军队应停止军事行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在重庆,中共领导人觥筹交错,但在山西,国共双方抗战后第一场大战已经摆开了场面。

在长治上党地区,八路军是晋冀鲁豫军区主力三个纵队及地方武装31千人,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国方是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所部史泽波第19军,以及后来增援的第23军、第83军。

此时的八路,不过刚刚从地方部队逐级上升编组的主力部队,装备并不好,连弹药都十分缺乏,为了打好第一仗,我军甚至拿出了抗战中积攒下来的家底。这是抗战之初卫立煌赠给八路军的几千万发子弹,在抗战当中,这批子弹一直不舍得用,彭德怀特别叮嘱部下:“这几千万发子弹是命根子,必须好好保存,到对日军反攻作战时,才能交给部队使用。”于是这批子弹一直安全地保存下来,直到上党战役和平汉战役,才拿出来使用。

战争的结果,我军经过一个多月的连续战斗,将上党地区与增援之国军全部歼灭,取得了抗战结束后国共争端第一场胜利。

对于这样一场战役,中共方面给予很高期待,甚至把它与重庆谈判联系在一起,邓小平对部下说:“上党战役打得越好,歼灭国民党军越彻底,毛主席就越安全,在谈判桌上就越有力量。”

几乎在同一时刻,国共双方在重庆的谈判桌上你来我往,各不相让,双方主要矛盾归结在两方面,一个是权力要求,中共提出了山西、山东等五省主席,绥远、河南、安徽等六省副主席,北平、天津等四个直辖市中共推荐副市长的条件。

第二个是军队国家化,中共要求获得16个军、48个师。

对于这样的要求,国方当然无法接受,他们的还价是,给毛泽东新疆省主席,中共军队整编为12个师。

中共此时的政治军事策略一心图谋东北、华北,因此提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方针,因此又抛出一个方案,要点是国共军队按六比一改编,共军撤出海南岛、广东、浙江、苏南、皖南等八个地区。所有军队集中于山东、河北、察哈尔、热河与山西等地。仍要求山东、河北、察哈尔、热河与陕甘宁边区主席等职位,北平行营也要由中共主持。

面对这个提案,国方代表张治中表示:“此何异乎割据地盘,是否中共欲由此四省以北联外蒙,东北联东三省;果如此,则兄等究系作何打算,作何准备。”国方表示无法接受。

其后双方都不愿承担破坏和平的恶名,在特使赫尔利的斡旋下,于1010日签署了一份《会谈纪要》,就是所谓的“双十协定”。

“协定”已不需赘述,都是一些大面的虚言,唯有规定中共军队数目为20个师,双方组成三人协调小组(国、共、美)算是实际的成果。另外双方就受降问题也有沟通,国方认为只有共方接受中央命令之后,才可考虑重划受降地区。

一个看似和平却然并卵的协定,总算给全国翘首以盼的民众一个交待,但是,协定墨迹未干,1025日刘邓率领着晋冀鲁豫军区主力冲下太行山,在平汉线把北进的国军第30军、40军、新8军等部截住。我军通过地下工作争取新8军高树勋战场起义,并将其他两个军的国军部队歼灭。

毛泽东回到延安后,开始了布置,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要组成强大的野战军,聂荣臻七万,贺龙三万,刘伯承七万,陈毅七万,李先念三万,粟裕五万,关内六大军区共三十二万野战军。东北二十万。再过几个星期可以完成。”

“我们破路是制止内战手段之一,我们组织坡路司令部,群众得铁轨、枕木,积极得很。”这还是他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的话。

破路,这个词汇在1945年到1946年国共双方的档案中屡见不鲜,它成为了国共之间矛盾的焦点。

 

国共纷争围绕交通线展开

现代化战争,由于对后勤依赖的增加,越来越围绕着铁路、公路、河流航线展开。就如抗战,日军对中国的占领就是以同蒲路、正太路、平汉路、津浦路还有长江航路实现的。

到了1945年的秋冬季节,对于国共双方而言,特别是国军一方,交通线之争就是双方斗争焦点。

刘少奇在给新四军张云逸等的指示(1945829日)中命令:“李品仙、何柱国正向津浦路前进,你们应彻底破坏津浦路和陇海路,铁轨、枕木全部移开、毁坏或埋藏,桥梁炸毁。”

军委给贺龙等的指示(1945830日)中命令:“晋察冀区,除执行原任务外,在察省及雁北部队应设法夺取宣化、怀来,控制南口,并彻底毁灭南口、北平段以及通州至古北口铁道。……丰镇、集宁至阳高铁道,应彻底破坏。”

到了1015日,刘少奇更是代表中央起草了专门破坏铁路阻止国军北进的指示:目前华北、华中解放区作战的重点应放在铁路线上。“应积极组织破路、袭扰、埋设地雷、翻车和相机打击顽军,务使其不能乘车而必须步行前进。”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国军利用铁路也十分小心,如延津浦路北进的国军第97军,铁路两侧有部队利用护路沟墙步行。侧卫部队乘车先行警戒,步行部队与火车互相掩护。就这样,国军相继占领临城、兖州、大汶口等地,进入济南。

在无法消灭国军的情况下,八路军和新四军的策略就是破坏铁路,孤立围困进入铁路线据点的国军。如临城的97军,1945年的11月至12月,97军补给断绝,只能以红薯、高粱度日。三个月的津浦铁路沿线作战,华东部队控制了津浦路260里长的路段和临城到枣庄的铁路。

国共搞得那么麻烦,赫尔利搞不定了,换来了马歇尔,他把双方撮合到一起,签署了1946110日的国共停战协议,在这个停战协议里专门针对交通线条款:(三)破坏阻碍一切交通线之行动必须停止,所有阻碍该线交通线之障碍物,应即拆除。(包括邮政在内)

但这个停战协议只能说不过如此罢了,交通线仍然经常被共军截断。如部署在胶济线上的国军第8军,共军就经常攻占铁路上的凤凰山、塔耳埠切断交通线。19463月,共军的一个团就攻破了塔耳埠附近一个叫丈岭的车站。

关于停战,形成的局面是关外大打,关内小打,小打就是围绕着交通线做文章,国方也一再指责解放军破坏交通,破坏停战协定。

 

关外大打,关内小打,反正要打

 

    1946110日的停战协议,总算把关内的大战按了下来,但协议规定国军为恢复中国主权而开入东北九省或在东北九省境内调动,并不影响。这就意味着关外的军事行动不受限制。

对于东北,中共方面垂涎已久,早在抗战胜利之前,毛泽东就在党内说过:“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89日,百万苏联红军杀入东北之后,中共的这个想法终于有了坚实的现实基础。因为这里被划作苏联的势力范围,美军是不能到达的。

前面说过,中共对进军东北是早有准备的,首先派去的是原东北军的吕正操、张学思,然后从各根据地抽调精兵强将,前后达10万人以及上万的干部,还有超过20个中共中央委员。林彪、高岗、罗荣桓、彭真、陈云等等中共及军队高层人物都集中到了东北。

这里有粮有人,有枪有炮。同为共产党领导的苏联红军,对进入东北的中共军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先后有70万支步枪,1万多挺轻重机枪,4000余门火炮还有包括坦克、飞机在内的大量军火交给了中共军队,这成为中共在东北发展出数量庞大的东北野战军的武器装备基础。

国方在东北的接收主权工作一点不顺利,首先苏方横生枝节,19451021日,苏方态度突然变化,借口国方有反苏行动与宣传,乃限制东北行营活动,封闭国民党长春党部。同时拒绝国军在大连登陆,对于国方希望在营口与葫芦岛的登陆,苏方也以苏军已撤走,共军占据,概不负责为由推托。如此一来,导致东北行营被迫从长春撤出。

停战协议签订后,国方决意要恢复关外主权,增派包括新一军、新六军、第71军在内的五个军进入东北。1946年的4-5月,国共双方陈兵四平城下,进行了一场决定东北命运的决战,中共在东北的民主联军集结在这场战役中,国军获胜,东北我军一路撤过松花江,东北形势出现了对国方及其有利的局面。

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急电中央:“东北情况很混乱,很难阻止敌人占齐齐哈尔和哈尔滨,假使退出哈齐,能取得和平停战,则坚决退出求得停战,来整理内部,以求再起,时机紧急,请考虑。”

这时候美国特使马歇尔帮助了东北民主联军,他向蒋介石施加压力,迫使国军在二十四小时内停止进攻与追击。在东北,67日开始,国军止步松花江边,停止了进攻。而此时毛泽东则给东北局及林彪发电:“争取时间,修整补充,恢复元气,再行作战。”

东北的停火延续了15天,到622日为止,双方未能达成协议,马歇尔依然执着地要求国方延续停火期限,而再过4天,国军将对中原解放区发起进攻。此时此刻的中国,已经走入了另一个拐点,无法回头。


(1)       中央关于夺取大城市及交通要道的部署给华中局的指示(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

参考资料:

《蒋介石与国共和战》

《过渡时期回忆表册参考资料》

《华东解放战争纪实》

《冈村宁次回忆录》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 第十五册(一九四五年)》

《中间地带的革命》

《戡乱战史》

  评论这张
 
阅读(138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