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陵散 的历史博客

历史的迷雾总有驱散之日

 
 
 

日志

 
 

为了避免杀头,他们只能醉生梦死   

2013-06-07 19:2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现代人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相比,古人的娱乐逊色多了,他们没有轮船飞机以供旅游,没有卡拉OK唱响歌喉,更没有电影电视消磨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祖先没有娱乐,高雅的吟诗作赋,歌伎舞姬,丝竹音乐;下里巴人也会留恋勾栏瓦舍,听书,看戏,耍钱,斗鸡。设身处地,或许现代人也会被那些种类繁多的娱乐方式吸引。
但娱乐对于古人而言,必须与身份相符。有的人必须娱乐,他们或许是大臣,或许是王爷,因为皇帝不需要你忧国忧民,只能通过娱乐的方式避免猜忌;作为平民百姓,也只能娱乐,国家兴亡跟他们没有关系,那是皇帝,朝廷,大臣们的事。
在中国漫漫历史长河中,娱乐是遮掩,是解脱,有时更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纵情酒色,避免君王猜疑,成为历史上大臣们韬光养晦的高招。

“最是五更留不住,向人头畔着衣裳”。韩熙载终于散尽了家财,那些曾经在他家宅中夜夜笙歌的歌伎舞姬如浮云星散。此时的韩熙载换上破衣烂衫,装成盲叟模样,手持独弦琴,令门生舒雅执板,敲敲打打,逐房向诸伎乞食。有时碰到伎妾与诸生私会,韩熙载便不进其门,还笑着说不敢打扰你们的好兴致。
南唐名臣韩熙载就在穷困潦倒中度过了晚年,公元970年,韩熙载以69岁高龄无疾而终,逃脱了林仁肇、潘佑被鸩杀的命运。对他不那么顺心的李后主终于可以放心哀痛,追赠他为平章事(宰相),并亲自以华丽的文笔写下一道备极凄婉的祭文,赠以崇高的谥号“文靖”,令其享尽身后哀荣。
韩熙载是中国金融史中的重要人物,他主持铸造了铁钱,解决了国家缺铜铸钱的困局,为历史首创。但作为从北方避祸南奔,侍奉南唐三朝的老臣,韩熙载却一直得不到重用。及宋军屯扬州,后主颇疑大臣中籍贯江北者有人通敌,有的竟被鸩死。韩熙载害怕受到株连,便放浪形骸,破散家财,蓄妓数十,歌舞敢乐。每月俸禄到手之后,即为诸姬分去,以至千金散尽,老不能养。
后主李煜几次想把他召来申斥一顿,碍于他是朝中大臣,不想直斥其过,便命画师顾闳中潜入韩熙载家,将其取乐之状描绘下来。顾闳中乔装打扮,一连数夜混入韩府细心观察,将韩熙载大宴宾客的情形默记于心,归来后再仔细揣摩,然后绘成长卷献上,于是便有了流传千古的《韩熙载夜宴图》。
在中国古代,想要避免功高震主,许多大臣绞尽脑汁,想尽办法逃脱君臣猜忌,张良不问政务,寻仙求道;司马懿装病,骗过曹爽;郭子仪打开府邸中门以示无私。韩熙载这种寻欢作乐的方式也颇有市场。如民国的蔡锷,为了避免袁世凯的猜疑,与小凤仙上演一段英雄美人的佳话;还有造反之前的李渊,他为了不令隋炀帝杨广猜忌,一开始装病,被杨广一语道破:“能病死不?”李渊惊惧,只能纵情酒色,另一方面大开中门接受贿赂,逃过了杨广的屠刀。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刘禅,这位脑子有点二的皇二代,靠着一句“此间乐,不思蜀”逃过了毒酒一杯。谁也搞不懂他是真乐还是装乐,以被俘君王之身得以善终,便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明朝历史上有四次亲藩造反,皇室内部关系紧张,那些醉生梦死的王爷们以独特的方式求得平安。

朱元璋在创立大明朝时,就有一种统治思维,外姓大臣不可靠,皇室还是需要自己人,所谓“亲藩屏护,夹辅皇室”。他不但大肆分封子弟为藩王,还给藩王以护卫拥兵五千至一万五千不等。但朱元璋万万想不到,正是他的亲藩政策成为大明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在其身后三年,四儿子燕王朱棣就起兵推翻了侄子的政权。
朱棣造反开了个坏头,大明国祚276年,还有汉王朱高煦于宣德元年(1426年)造反;安化王朱寘鐇于正德五年(1510年)造反;宁王朱宸濠于正德十四年(1519年)竖起反旗。虽然后面的藩王造反都以失败告终,但藩王造反比宋、清两朝都要多得多。
自从朱高煦造反后,朝廷对藩王们不再倚为干城,而视为极其不稳定因素,开始了一系列限制措施,包括削除护卫,命地方官日夜监视;除此以外就是“养猪”,给众亲藩以丰厚的俸禄,大肆赏赐王田,把皇族当作猪来养,不再让他们过问政事,军事,从而彻底消除皇族的威胁。
绝大多数的藩王没有野心,为了避免皇室猜忌,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娱乐自己。虽然他们之中有鲁瑞王朱观(火定)、新安王朱有熺为非作歹之辈,但大多数还是比较老实,吟诗作画是可以的,夜夜笙歌也是可以的,就算荒淫无度一点,也是朝廷所允许的。其实只有这样他们才令人放心。
其中还不乏有的王爷成为娱乐达人。宁王朱权(1378—1448)被冠以道教学者、戏曲理论家、剧作家、琴学大师、琴曲作家和演奏家等等称号。这位曾被朱棣许以“平分天下”的兄弟,在朱棣称帝后自然日子不好过,他便寄情音乐,成就了一代琴学大师。他的一生,对琴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现存有三部他关于古琴的著作:《神奇秘谱》、《太古遗音》和《琴阮启蒙》。
朱权还是一位制琴高手,明代的宁、衡、益、潞四位亲王都爱好古琴,他们所制作的古琴通称为明代四王琴。朱权亲制的“中和” 琴,是历史上有所记载的旷世宝琴飞瀑连珠,被称为明代第一琴。
其他代表人物还有主动推辞不当王爷的朱载堉,这位在音乐上成就卓著,著有《乐律全书》,发现古音十二律的音频是成等比数列规律,创建十二平均律,还大量采集民间音乐,可谓明朝音乐集大成式的人物;除此以外他还是个科学家,在物理、数学和天文历法方面都有成就。这位七次上书推辞王爵的传奇人物以76岁高龄逝世。

 

南宋落幕前的临安城,灯红酒绿,热闹非凡,但蒙元的铁蹄正隆隆逼近,这是一场末日的狂欢。

公元1275年,临安(杭州)西湖上游人如梭,水面上的船只成百上千,这些雕梁画栋,制作精美的游船,各有名号:“百花”、“七宝”、“金狮”、“黄船”,每艘30-60米长,可载数十人。而皇帝的龙舟同样停泊在湖上,它通体选用香楠木,雕工极尽富丽堂皇之能事。
而商贾妓女,戏子百艺的小船更是无算,平日里想要玩耍,人们可以随到随雇,但到了寒食清明的大节,必须提早预约。
画舫游艇上备有酒宴,如果需要更好的服务,可以专程到城中请到烹调高手来单独烹饪。酒宴自然少不了歌姬,舞女表演助兴,同样少不得的是手揽佳人吟诗作赋,仿白苏雅事。另外那些杂耍、唱戏的也是随叫随到,小厮一声招呼,载着文艺工作者的船儿就划过来。
临安的市民如果不能掏大钱享受这些,还可以去城中享受廉价娱乐,变戏法、傀儡戏、说书、杂技、相扑。游乐区建有大型剧院,三教九流皆有,称之为勾栏瓦舍。
马可波罗在此间游历,心情激动莫名,他说,杭州乃是“世界上最辉煌最优秀的城市”。
但那些终日娱乐不休的宋朝人民是否知道,两年前,就是1273年,帝国长江上游的重要战略支撑点襄阳陷落了,这座英雄的城市抵抗蒙元铁蹄五年之久,直到城中粮食全尽,百姓只得烧门窗为燃料。守将吕文焕对南方三拜之后,率阖城百姓投降。
这一年的4月长江上游重镇鄂州失陷,蒙元大军正仿照三国时晋灭吴的道路顺江南下。人们还幻想着这次朝廷能用钱买来和平,只是这次不灵光了,一年之后的1276年,天下最繁华的城市就要陷落。

  评论这张
 
阅读(54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